网站支持IPv6
当前位置:首页 > 政务公开 > 戒毒管理 > 警营文化

寒冬,一个吸毒母亲的托付

2019-01-18 14:47     来源:广西戒毒管理局网
【字体: 打印

  “阿姨,你告诉妈妈,我会好好读书,等她回家!”当我的微信里出现黄某女儿写出的这句话时,我忽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我相信这条信息的传递让黄某在这个寒冬中沐浴阳光。

  2019年元旦,一大早,黄某欲言又止地说“廖警官,我可以请你帮个忙吗?”我有点好奇,黄某今年51岁,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监所中度过的,她的履历里满满全是吸毒、犯罪的记录,用“与毒品相伴”来形容她一点都不为过,这样一个大姐大会遇到什么困难呢?

  “你说说看。”我鼓励她,她的眼圈红了,一直表情漠然的她居然流下了眼泪,“我希望你帮我找到我的女儿,我女儿失联了。”她的声音有点哽咽,在她的叙述中我了解到她女儿15岁,在南宁某中学读书,最近因偷窃同学手机,无法面对监护自己的舅舅舅妈,就一个人跑出去,不接任何人电话。“我求你帮帮我,我不希望孩子走我的老路,我害怕她出去后会沾染毒品”黄某象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的眼神触动了我,即使自己深陷毒海,却不希望孩子沉沦下去,作为母亲,这是最简单最朴实的愿望啊!

  我将黄某的情况及时在队务会上汇报,大队长李慧、纪检监察员蒋碧玉提出“持续跟进,协调处理,确保稳定”的要求。

  我想办法联系上黄某女儿所在的中学,了解到孩子照常读书,暂时安全时,我把消息告知黄某,黄某还是掩饰不住的担心,“她一个人住,好多诱惑的,廖警官你可以帮我疏导一下她吗?”黄某给我监护人其弟弟的电话号码,在与其家人的沟通中,他们对这个孩子存在恶习,不听劝导的叛逆行为无可奈何,认为黄某屡教不改是最大原因。

  孩子不接电话,我们能做什么,在戒毒所我们可以管理,可是她的孩子我们能帮上忙吗?我带着困惑和中队长银秀娟诉苦,“我们可以以这个孩子的事情教育引导她,真正让她承担起母亲的责任”。银中的话语让我如沐春风。

  在接下来的十天里,我坚持拨打孩子的电话,一次、两次、三次,终于在第十天晚上联系上了孩子,孩子一个人在家住,电话里孩子一听到妈妈的托付就泣不成声,“阿姨,我好害怕,这段时间我好想有人陪陪我”,我安慰她“宝贝,你很重要,你也可以影响到妈妈”她说:“我知道,我怕见到我妈,我不懂如何面对她”,我和孩子加了微信,孩子开心的发了她的相片,她说现在上课不方便缺课去看妈妈,我建议她放寒假再来,我也跟孩子约定考完试后见面。

  上班时,我把好消息告诉黄某,她的眼睛湿润了,眼神充满了感激,坚定的说“我会做好的”。那一刻,我看到了作为母亲的责任与担当。

  寒潮未过,但春天已经不远了。

相关链接